Open Collections

WCILCOS

論加拿大卑詩大學亞圖所藏中文善本古籍的文物價值與文獻價值 管, 錫華 2012

You don't seem to have a PDF reader installed, try download the pdf

Item Metadata

Download

Media
Guan&Wu_WCILCOS2012.pdf
Guan&Wu_WCILCOS2012.pdf [ 549.32kB ]
Metadata
JSON: 1.0103081.json
JSON-LD: 1.0103081+ld.json
RDF/XML (Pretty): 1.0103081.xml
RDF/JSON: 1.0103081+rdf.json
Turtle: 1.0103081+rdf-turtle.txt
N-Triples: 1.0103081+rdf-ntriples.txt
Citation
1.0103081.ris

Full Text

 1  論加拿大卑詩大學亞圖所藏中文善本古籍的文物價值與文獻價值  管錫華 中國四川師範大學文學院教授 吳欣欣 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亞洲系講師      加拿大卑詩大學(UBC)亞洲圖書館,於 1959年獲圖書館之友及姜納博士 (Dr.Walter Koerner)捐款購入澳門收藏家姚鈞石蒲書樓所藏漢語古籍線裝書約 3200種,後又接受龐鏡塘後人捐獻龐鏡塘藏書 60餘種。①承蒙亞圖提供檢閲方 便,我們對這批中文善本古籍特別是蒲坂藏書做了初步的調查與研究。②主要的工 作是以亞圖所藏之亞圖著錄較比大陸臺港日美等國家和地區紙本善本目錄、網絡善 本資訊,③部分信息則是來自於我們對大陸善本收藏單位善本實物的檢閲,在此基 礎上,選擇我們認爲價值較大者 1003種撰寫出了書目提要,並對一些善本做了文 獻角度的研究,發表了相關的單篇論文。通過這些調查與研究,我們總的認識是, 無論從文物價值還是文獻價值的角度去考察這批善本,這批善本均可稱得上是上乘 之收藏,彌足珍貴。當然,有文物價值之善本不少同時兼有文獻價值,有文獻價值 之善本則皆同時兼有文獻價值。下逐類舉例以示。      一、文物價值     隨著科學的發展,各種複製技術不斷湧現,給古籍原樣分身傳播帶來了極大的 方便。七十年代末始,中國大陸又一次重新開始的對中國文化遺產的大規模整理, 就包括了複製古代文獻的工作。經過三十餘年的努力,成績輝煌,幾凡歷代經史子 集叢各部名著之稿鈔寫刻本皆有複製傳播。這些已複製傳播的官私中外所藏之稿鈔 寫刻本,除了可供校勘之用外,已不再具有文獻價值,亞圖所藏之善本不少屬於此 類,然其文物價值則仍為上乘。我們可以從以下三個方面了解亞圖善本的文物價 值。     1、大部分善本存世者見藏僅三幾處至數十處     (1)《靈巖山人詩集》,六卷,清畢沅(1730-1797)撰,乾隆 55年 (1790)刻本。     按:見國家圖書館一處著錄。④  ①  參見王伊同《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宋元明及舊鈔善本書目序》(1959)、李直方關於蒲坂藏書的介紹 (2002)、亞圖《蒲坂書樓藏書書名索引》;劉静、谷敏《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龐鏡塘藏書述要》,《中國典 籍與文化》2011 年 2 期。 ②  關於善本,目前沒有統一的標準。如果按照乾隆 60 年這樣純粹的時間標準,這 3000 餘種古籍,有一部分則 不屬善本;若按照《中國古籍善本書目》收書的 9 條標準,則皆為善本。參管錫華《漢語古籍校勘學》“什麽 是善本”一節。(巴蜀書社 2003,第 359-362 頁) ③  注①所揭王伊同書目和亞圖索引以及亞圖蒲坂藏書及龐鏡塘藏書網路資源,文中亞圖善本情況多引自這些資 源。但亞圖各著錄嫌簡,需要進一步做細緻的工作,見下文。 ④  《續修四庫全書·集部·別集類》據復旦大學圖書館藏淸嘉慶 4 年(1799)畢氏經訓堂刻本影印。  2     (2)《瘦石稿》,十卷,清黄振(1724-1680)著,清乾隆 32年(1767)寄 生草堂刻本。     按:見清華大學圖書館一處著錄。黄振字舒安,號瘦石。     (3)《詩細》,十卷,卷首,卷續,清趙佑(1727-1800)撰,乾隆 24年 (1759)刻本。     按:見复旦大學圖書館一處著錄。①     (4)《莊子旁注》,五卷,清吴承漸輯注,淸康熙 38年(1699)思訓堂刻 本。     按:見中研院傅斯年圖書館一處著錄。②     (5)《史記》,一百三十卷,漢司馬遷(145-86BC)撰,明萬曆 6年 (1578)山西布政司刻本。     按:見中山大學圖書館一處著錄。③     (6)《易準》,四卷,清曹庭棟(1699-1785)著,乾隆 24年(1759)刻 本。     按:見國家圖書館、中國社會科學院圖書館二處著錄。國家圖書館著錄為普通 古籍。     (7)《尚書》,十三卷,漢孔安國傳,唐陸德明(556-627)音義,清乾隆 48年(1783)武英殿刻本,《仿宋相臺五經》,附考證。     按:見國家圖書館、哈佛燕京圖書館二處著錄。國家圖書館著錄為普通古籍。     (8)《芝園外集》,二十四卷,明張時徹(1500—1577)撰,明嘉靖(1542- 1566)間刻本。     按:見中國科學院圖書館、臺灣國家圖書館、美國國會圖書館三處著錄。國家 圖書館僅著錄有縮微製品。     (9)《春秋左傳補注》,六卷,清惠棟(1697-1758)著,清乾隆 37年 (1772)胡亦常刻,38年(1774)張錦芳續刻本。     按:見國家圖書館、清華大學圖書館、暨南大學圖書館、上海圖書館四處著 錄。     (10)《附釋音禮記注疏》,六十三卷,漢鄭玄(127-200)注,唐孔穎達 (574-648)疏,唐陸德明釋文,清乾隆 60年(1795)和坤影宋刻本。     按:見國家圖書館、北京大學圖書館、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复旦大學 圖書館等五處著錄。     (11)《孟子四考》,四卷,清周廣業(1730-1798)撰,清乾隆 60年 (1795)周氏省吾廬刻本。     按:見國家圖書館、上海圖書館、遼寧省博物館、江西大學圖書館等六處著 錄。     (12)《春秋經傳類求》,十二卷,清孫從添(1692-1767)、過臨汾纂輯, 吴禧祖校定,清乾隆 24年(1759)舊名堂刻本。  ① 國家圖書館、哈佛燕京圖書館著錄有趙佑清獻堂乾隆 52 年(1787)刻《清獻堂全編:五種》本。 ② 《販書偶記續編》著錄有“清天都吴承漸輯注,康熙己卯思訓堂刊”,(中華書局 1980,第 198 頁)不知與 傅斯年圖書館所藏有無聯繫。 ③ 上海博古齋拍賣有限公司 2011 年春季大型藝術品拍賣會,中有明萬曆 6 年(1578)山西布政使司刻本《史 記》一種,拍出價人民幣 56 萬。若拍本非贋,除亞圖之外則見存二處。  3     按:見中國社會科學院圖書館、中國人民大學圖書館、上海圖書館、東北師範 大學圖書館等九處著錄。     (13)《廣金石韻府》,五卷,林尚葵(1685-1689)廣輯,康熙 9年 (1670)周亮工賴古堂刻朱墨套印本。     按:見國家圖書館、北京大學圖書館、中國人民大學圖書館、故宫博物院圖書 館等十七處著錄。①     (14)《春秋衡庫》,三十卷,備錄一卷,附錄三卷,明馮夢龍(1574- 1646)輯,明天啓 5年(1625)刻本。     按:見國家圖書館、中研院傅斯年圖書館、臺灣國家圖書館、東京大學東洋文 化研究所等二十五處著錄。皆著錄為普通古籍。     (15)《皇輿表》,十六卷,清喇沙里等修,清揆叙(1674-1717)等增修, 清康熙 43年(1704)内府刻本。     按:見國家圖書館、首都圖書館、清華大學圖書館、北京師範大學圖書館等二 十九處著錄。     (16)《説文解字》,十二卷,漢許愼撰,宋李燾(1115-1184)編,明萬曆 26年(1599)陳大科刻本。     按:國家圖書館著錄、北京大學圖書館、四川大學圖書館、哈佛燕京學社圖書 館等四十三處著錄。②     (17)《管子》,二十卷,春秋管仲撰,唐房玄齡(578-648)注,明劉績增 注,明天啓 5年(1625)刻本。     按:國家圖書館著錄、上海圖書館、中山大學圖書館、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研究 所等五十四處著錄。     2、約有百種善本未見於他館他藏所著錄     我們盡可能比對能夠找到的世界漢籍藏書之書目、書志以及各種網路書目、書 志資源,然而在此千種古籍中約有百種沒有見到所檢各書目、書志有著錄。這部分 善本不少同時兼有文獻價值和文獻價值。     (1)《周易朱子本義》,十二卷,宋朱熹(1130-1200)撰,元板,10行 20 字,注雙行 24字。     按:國家圖書館著錄有宋咸淳元年吴革刻本,大陸臺灣美國著錄有多種刻本, 然未見著錄有元板。     (2)《朱子詩傳》,八卷,宋朱熹(1130-1200)撰,明翻淳熙 4年(1177) 刻本,15行 17字,注雙行字數同,有原刻句讀。     按:未見同題著錄,著錄詩集傳者亦未見 15行 17字之板式。  ①此外,中國社會科學院圖書館著錄有“清康熙刻朱墨套印本”,未有具體年份。又,網傳有二:一、哈佛大 學燕京圖書館藏康熙 9 年刻本,鈐有“哈佛燕京圖書館珍藏”印,沈津《美國哈佛大學哈佛燕京圖書館中文善 本書志》著錄明本二種,未及康熙 9 年刻本。上海辭書出版社 1999,第 79 頁。二、早稻田大學藏康熙 9 年刻 本,鈐有“早稻田大學圖書館”印。早稻田藏本礦,框欄字皆粗燥湮渙,當是後代翻刻本。若此三種確為康熙 9 年刻本,則共有 20 處著錄。 ②  沈津《美國哈佛大學哈佛燕京圖書館中文善本書志》著錄亦有四十三處入藏。上海辭書出版社 1999,第 73 頁。  4     (3)《通鑑綱目》,存卷五十七,宋朱熹撰,元板,殘本,朱筆句讀,8行 15字,注雙行 22字,板心上書字數,下書刻工姓名。     按:國家圖書館著錄有:資治通鑒綱目,五十九卷,宋朱熹撰,元刻本,10 行 16字,小注 22字,黑口,左右雙邊。元刻本未見 8行 15字之著錄者。     (4)《儲光羲詩集》,五卷,唐儲光羲(約 706-763)撰,宋板,白口,10 行 10字。     按:未見著錄有宋本。     (5)《燕在阁唐絶句选》,十卷,清王棠選閱,程庭、程增參訂,清康熙 48 年(1709)刻本。     按:未見著錄。     (6)《鍥音注竹溪蟬吟稿》,四卷,明鄧志謨(1559-?)著,鄧繼臯釋,鄧士 濂校,明萬曆余彰德萃慶堂刻本。     按:未見著錄有明刻本。     (7)《蘇武子遺稿》,二卷,清蘇桓著,清吴宗信、汪楫、周在浚、周在梁 訂,清刻本。     按:未見著錄。     (8)《廉讓堂詩集》,三卷,《北遊南還草》,清曹三才著,清康熙 32年 (1693)刻本。     按:未見著錄。     (9)《履素先生詩集》,六卷,清羅懋撰,清康熙 39年(1700)刻本。     按:未見著錄。     (10)《憩石園詩》,二卷,清張天佐著,清康熙(1684-1722)間刻本。     按:未見著錄。     (11)《秋水園印譜》,二卷,清陳鍊篆,張維霑校,清乾隆 25年(1760) 刻本。     按:未見著錄。     以上所言未見著錄者,僅就所見書目、書志及各網絡資源而言,有或因著錄遺 漏、有或因藏於私人之手未公之於世、有或因已著錄而未檢得者,故未見著錄不一 定就是孤本,然而至少可以説明此種版本少見。     3、有大量藏書鈐印之善本     有名家藏書之印鑑者,向為善本之尤其珍貴者。因爲一者名家所藏多為上乘之 書,再者名家之名也為善本增其價值。亞圖所藏善本藏書鈐印者不在少處。如:     (1)《新刊校正音釋易經》,四卷,宋程頤(1033-1107)撰,明(1522- 1620)刻本。     按:有“南州書樓”“姚鈞石藏書”等印記。蒲坂藏書多半為廣東著名之南州 書樓舊藏,所以印記除了姚鈞石、蒲坂書樓之類外,南州書樓印記亦多見。     (2)《悔存詩鈔》,八卷,清黄景仁(1749-1783)撰,鈔本,據嘉慶元年 (1796)劉大觀刻本鈔寫。     按:有“陳澧之印”“蘭圃”等印記。陳澧(1810-1882),字蘭甫,號東 塾,廣東番禺人,晚清著名學者。凡天文、地理、樂律、算術、篆隸無不研究。  5     (3)《樂典》,三十六卷,清黄佐(1490-1566)著,清康熙 21年(1682) 刻本。     按:有“陳澧”“番禺陳氏東塾藏書印”印記。     (4)《説文解字五音韻譜》,宋李燾(1115-1184)撰,明翻宋刻本。     按:有“知不足齋”“項蔭庭印”“吴氏連星閣藏”等印記。知不足齋,清代 藏書家鮑廷博的藏書室。鮑廷博(1729-1814)字以文,號渌飲,安徽歙縣人,著名 藏書家。     (5)《荀子》,二十卷,荀况(340-245BC)撰,楊倞注,明嘉靖 12年 (1533)吴郡世德堂刻本。     按:有“莫友芝印”等印。莫友芝(1811-1871)字子偲,貴州獨山人。晚清 金石學家、目錄版本學家、書法家,宋詩派重要成員,與遵義鄭珍並稱“西南巨 儒”。     (6)《皇極經世書》,十二卷,卷後,遺文,宋邵雍(1011-1077)撰,明 (1522-1620)刻本。     按:有“鄺露之印”等印記。鄺露(1602-1648)字湛若,明末廣東南海人。南 明唐王朱聿鍵在福州稱帝,鄺露官中書舍人。家有“海雪堂”,富藏書。     (7)《唐丞相曲江張先生文集》,十二卷,唐張九齡(678-740)撰,又稱 《曲江集》,明嘉靖 15年(1536)南京湛若水刻本。     按:有“面城樓藏書印”等印記。面城樓,近人曾釗(1793-1854)藏書樓。 曾釗道光乙酉拔貢生,曆官合浦教諭、欽州學正。藏書數萬卷。     (8)《孟襄陽集》,三卷,唐孟浩然(689-740)撰,又稱《孟浩然詩集》, 明常熟毛晉汲古閣刻本。     按:有“汲古閣藏書記”印。汲古閣,明末毛晉(1599年—1659)所建,以 藏書與校刊書籍著稱。     (9)《唐劉賓客詩集》,六卷,唐劉禹錫(722-842)撰,明仿宋刻本。     按:有“雲輪閣”“荃孫”等印記。繆荃孫(1844-1919)字炎之,一字筱 珊。近代著名學者、方志學家、教育家、目錄學家。雲輪閣,繆荃孫室名之一。     (10)《昌黎先生詩集注》,十一卷,唐韓愈(768-824),顧嗣立删補,清 康熙 38年(1699)長洲顧嗣立秀野草堂刻本。     按:有“進呈御覧”印。     (11)《南豐先生元豐類藁》,五十一卷,宋曾鞏(1019-1083)撰,明初刻 遞修本。     按:有“陳百斯藏書印”等印記。陳百斯,番禺人,藏書家。     (12)《漁洋續詩集》,十六卷,清王士禛(1634-1711)撰,程哲校編,清 康熙間程哲七略書堂刻本。     按:有“七略書堂”印。七略書堂,清程哲刻書坊名。程哲,安徽歙縣人,刻 書坊名七略書堂。程哲雍正間歷官崖州知府、廣東鹽運司運同。喜藏書、刻書。     (13)《過日集》,二十卷,附錄,清曾燦(1626-1689)輯,清康熙間曾氏 六松草堂刻本。  6     按:有“方功惠藏書印”印記。方功惠(1829-1897)字慶齡,號柳橋,清湖 南巴陵(今岳陽)人。歷官廣東鹽道知事、潮州知府。以藏書與校刊書籍著稱。藏 書室名碧琳琅館。      售拍情況也可以從一個側面反映亞圖善本的價值。以下是近年來大陸相關善 本售拍的幾個例子。      (1)《秋水園印譜》,二卷,清陳鍊篆,張維霑校,清乾隆 25年(1760)刻 本,卷分上下。     按:網上書店“半紙齋”(2010年 10月)有影鈔摹印本出售。其描述文字 為:“書籍作者:清陳鍊,張維霑校。” “該印譜成於乾隆二十五年(1760 年),此一種系用日本超薄皮紙按原本尺寸影鈔摹印,高七寸五,闊四寸三,黑 格,高五寸,闊三寸二。每頁二印,注釋文。凡例五則,附印説。極為罕秘。僅見 日本東洋文庫藏鈐印本一帙,另見早稻田大學藏鈔摹本一帙。但是日本早稻田大學 藏鈔摹本不僅卷帙上已失原本真面目,就是摹印亦大多未完成。”①售價人民幣 5 萬元。亞圖所藏則為乾隆 25年原刻本,其值當遠在其上。     (2)《春秋經傳類求》,十二卷,清孫從添,過臨汾纂輯,吴禧祖校定,吴 禧祖清乾隆 24年舊名堂刻本。    按:北京德寶國際拍賣有限公司(2011年 2月)有乾隆 24年刻本殘卷三至六 卷拍賣。其描述文字為:“作者:清孫從添,過臨汾纂。”“是書字體工整柔美, 版面清晰,紙墨俱佳。刻印精緻,品相好。內容取《春秋三傳》及胡安國傳,分為 一百二十門,每門前列書法、後載事類,事類之中又自分經傳,其自述謂本於蘇軾 ‘《春秋》當以類求’一語。原本共十二卷。拍品惜存卷三至卷六。孫從添,號石 芝,常熟人。過臨汾,號東岡,長洲人。該書由歙縣吳喜祖校訂。”②拍賣價人民 幣 5千元,成交價同。亞圖所藏為同板完帙,其值當遠在其上。     (3)《史記》,一百三十卷,漢司馬遷(145-86BC)撰,明萬曆(6年) (1578)山西布政司刻本。白棉紙。10行 21字,綫黑口,四周雙邊,順黑魚尾, 板心上右鐫“萬曆 6年刊”,中鐫書名及篇名。     按:上海博古齋拍賣有限公司 2011年春季大型藝術品拍賣會,中有明萬曆 6 年(1578)山西布政使司刻本《史記》一種。其描述文字為:“白棉紙,線裝,明 萬曆六年(1578)山西布政使司刻本,是書半頁十行,行二十一字,小字雙行同, 細黑口,四周雙邊,雙魚尾,書口上鐫‘萬曆六年刊’。此明萬曆六年(1578)山 西布政使司刻本,查《中國古籍善本書目》,僅中山大學圖書館入藏。”③拍賣估 價人民幣 30萬至 40萬,拍出價人民幣 56萬。     些例子都能反映亞圖善本的價值之大。  二、文獻價值  ① http://book.kongfz.com/7679/98579334/ ② http://pmgs.kongfz.com/detail/3_182819/ ③ http://pmgs.kongfz.com/detail/6_208769/  7     文獻價值,是指善本的文、圖等的内容價值。在古代,是否為善本以及善本的 價值大小,一種古籍存世的多少則是其重要的因素之一。這是因爲古代複製能力較 弱,越少的人讀到,其價值往往就越大。而在現代,如上文所言,各種複製技術使 得古代難以見到之書可以輕易獲得完全相同的複製件閲讀研究,很多善本已經失去 了它們的文獻價值。今天善本的文獻價值,其中未被原樣複製傳播應該是其最大特 點,極端的表現是一些帶有唯一性的善本,包括稿本、手批本、僅存之刻本、未見 原本傳世之鈔本等。就亞圖所藏而言,主要有稿本、手批本兩類,以下各約舉數例 以示。     1、稿本     (1)《欽定大清會典圖》,四十卷,清錢儀吉撰,原稿本,朱口,10行 20 字。     按:錢儀吉(1783—1850),初名逵吉,字藹人,號衎石,又號新梧(一作心 壺),浙江嘉興人。嘉慶進士,改翰林院庶起士。授戶部主事,升刑科給事中,累 遷至工科給事中。任職清廉耿正。道光年間游廣東,主講粵東學海堂。有《碑傳 集》《三國晉南北朝會要》《補晉書兵志》《皇輿圖說》等。書目著錄《欽定大清 會典圖》多種,若清崑岡等奉敕撰、清托律等奉敕撰等,未見有錢儀吉撰者。《清 史列傳》《清史稿》《嘉興縣志》《番禺縣續志》皆未言及錢儀吉撰有《欽定大清 會典圖》之事。     (2)《錢志》,一卷,清嚴長明撰,稿本,10行 20字。     按:嚴長明(1731-1787),字冬有,一作東友,又字道甫,號用晦。乾隆賜 舉人,授内閣中書,五年後,入軍機處。官至内閣侍讀。曾入畢沅幕内,主講廬江 書院。著有《歸求草堂詩文集》等。     (3)《朱九江遺墨》,一冊,真蹟。     按:朱九江(1807-1881),原名朱次琦,南海人,近代著名的學者和教育家, 是維新變法領袖康有為之師。曾官山西襄陵知县,為官清廉。其門人簡朝亮撰有 《朱九江先生年譜》可參。     (4)《皇清經解分類編目》,一卷,清強學宦,光緒 29年(1903)稿本,北 溟外史篆簽,蘭格,10行。     按:僅見强斆宦鈔有(清)王秉恩著《北宋汴學篆隸二體石經跋》,餘事跡待 考。     (5)《韻瑞廣萃》,五卷,清王鏜著,稿本。     按:王鏜事跡待考。     上皆未見有鈔刻本行世。     2、手批本     (1)《穀梁大義述》,不分卷,清柳興恩(1795—1880)撰,道光壬寅 (1842)本,陳澧手批並題。題云:“道光甲辰春謁阮文達公於揚州,公贈以新刻  8 再續集,有鎮江柳氏《穀梁大義述》序。時余方著《穀梁條例》,乃屬徐韻生孝廉 為求其書,得一袠。庚戌春與賔叔遇於京師,復見贈此袠。其後賊陷鎮江,不知賔 叔今何在,不知此書草稿存否矣。咸豐戊午正月避夷寇庽橫沙,檢所藏書得此袠, 感慨係之。陳澧題記。”     按:書中有陳澧眉批,如《述禮第二》“如《傳》意則隱于周室為亂臣”陳澧 眉批云:“此説非也。孟子曰:‘臣弑其君有之,子弑其父者有之。孔子成《春 秋》而亂臣賊子惧。’然則乱臣贼子者弑君弑父者也。豈隱公之謂乎?。”     (2)《説文解字》,曾釗手批殘本,三冊。     按:《説文解字通釋》一書中之三冊。前二冊《説文解字繫傳》部分,卷十七 至卷二十八;第三冊是《説文解字敍目》,卷二十九至三十一。殘本鈐有“九江曾 氏校定本”“曾釗珍藏”等印。曾釗所校,據汲古閣大徐本為多。     (3)《國語》,二十一卷,三國吳韋昭(204-273)解,宋宋庠(996-1066) 補音,明萬曆(1573-1584)張一鯤刻本,未署年。萬曆 13年(1585)吴汝紀覆 刻。9行 20字,小字雙行同,白口,左右雙邊。     按:第一冊有硃批,多引王氏、惠氏、《史記》。第二冊硃批很少,其後的第 三至五冊未見有批。批有“灝曰”。此為手批未完之本。     (4)《珊瑚網》,四十八卷,明汪珂玉撰,清陳焯鈔本,10行 20字。陳焯 跋云:“右知不足齋原目,原目朱處猶未全,當陸續覓得籌校,俾此書成完璧也。 鮑君借書之意甚厚,並以志感云。甲辰閏月十日有美堂東齋陰窗陳焯識。”     按:陳焯,清朝畫家,字英之,號無軒,浙江烏程人。貢生出身,官鎮海訓 導。工書法,擅長山水畫。著有《湘管齋寓賞編》《湘管齋詩稿》《清源雜誌》 等。本鈔本有陳焯硃文手校。各卷後多有焯記,言校書時間、天氣、心情等情況。 校書家校書記時間、天氣、心情者實屬罕見。     (5)《廣韻》,五卷,二冊,張士俊翻宋板。封面題:“此為番禺侯君謨硃 筆校本,又為陳蘭浦評點”,鈐“徐信符藏”之印。     按:侯君謨硃筆所校,《廣韻》所收之字十九加硃筆二字切語,書眉十九密書 增字及其切語,亦有校語。侯康(1798—1837),原名廷楷,字君模,廣東番禺 人,向以史學、經學名,其音韻之成就如此,則不為世人所知。陳澧曾問經學於侯 康,由侯康《廣韻》校本,可以考見陳澧音韻學成就之淵源。       亞圖所藏善本,給文史哲諸方面的研究提供了極有意義的資料。以下從文獻 研究的角度約舉二例以示。      (1)陳澧手批菊坡精舍課卷,金佑基卷,真蹟。     按:陳澧道咸間大學者,後人研究甚多。但是此課卷及其批語對陳澧思想的研 究則有重要的意義。此卷有《漢學宋學互有得失論》一篇,云:“聖賢之學由博反 約,觀其會通已行典禮,原無所謂漢學宋學也,自有專宋學者而漢學以名焉,自有 專漢學者而宋學以名焉。凡此分門別户、黨同伐異之偏見,皆自後之學者開之,究 不得歸咎於漢儒宋儒也。”陳澧眉批:“見識精卓。”此卷又云:“然而講考據者 如鄭康成,何嘗不明於義理?講道學者如朱子,何嘗不深於考證?此則漢學宋學異 而同者也。”陳澧眉批:“此非真讀鄭君、朱子書者不能知也。”研究者多言陳澧  9 泯漢宋之爭而不直言表之,若錢穆《中國近三百年學術史》第十三章《陳蘭甫》中 即説:“蓋東塾不欲以空言起爭端,而求以實績開先路。故其書對當時學風弊端為 東塾所不滿者時時露其微詞,引而不發,不肯為直率之攻擊也。”①而由批語可以 看出陳澧對自己學術思想的充分直接的肯定,而並非是時露微詞,引而不發,不肯 直率。此卷又云:“若夫漢學之得則以其通儒漸出,貫穿群經,左右證明,擇其長 説,於是乎訓詁之業燦然大明。及其敝也,雜之以讖緯,亂之以怪僻猥碎,世又譏 之矣。至於宋學之得,則以其名儒迭興,研求精義,沉潛體認,各具深心,於是乎 聖賢之道,昭然復著。及其敝也,出之以空疏,參之以清靜寂滅,則又失之矣。竊 怪後之言學者,不論其得,而但論其失。或欲揚漢學而抑宋儒,偶得一為漢學者, 雖有穿鑿之失,猶將袒之;而於宋學則有意苛求,恣其掊擊矣。或又欲崇宋學而黜 漢儒,每見習為宋學者,縱有疏漏之失,猶且諒之,而於漢學則鄙夷不屑,互相齟 齬矣。”陳澧眉批:“此二派皆實有此病。”由此可見陳澧泯漢宋之爭而亦指二家 之失。     總之,陳澧對課卷的批語加深了我們對陳澧學術思想的進一步了解,這些思想 陳澧在《東塾讀書記》等著作中則不曾明確表述過。     (2)《五百四峯堂詩稿》,殘本手稿,一卷三本。     按:黎簡,錢仲聯先生稱之爲“在乾嘉時殆可獨步嶺南”之詩人。②其詩稿已 有刊本。《五百四峰堂詩鈔》,初刊于嘉慶二年(1797),二十五卷,收乾隆辛卯 (1771)至乙卯(1795)詩 1857首,同治甲戌仲秋南海陳氏重刊;《五百四峰堂續 集》,微尚齋刊於 1926年,二卷,收嘉庆元年(1796年)、二年(1797年)90 首。前、後二集共有诗 1947首。2000年有中山大學出版社出版梁守中先生輯錄校 理本《五百四峰堂詩鈔》。但是,亞圖殘稿仍有其重要文獻價值。     我們以手稿與前集、後集刊本細細對勘,知刊本悉依手稿改刪刊印,黎簡所刪 之詩共 19首。今天的觀察角度,黎簡所刪的 19首詩,無論思想還是藝術,都是有一 定價值的。這些詩從其思想内容來看,有對民生農事的關注、對黑暗社會的揭露,如 《田中》祈望當年能有更好的收成,“今年努力補去歲,一穗當心生四岐”。《和陳 晟南順德城中之作》(第二首)則揭露官吏的凶橫,“獰色虯須君不知,木刀屠伯挾屠 兒”,本詩自注更是直白:“木大刀以小舟入村捕人輒置艙下,死則報中風者屢 矣。”同時希望出現勤恤民隱的樊君拯救饑民於水火,“饑民等是無家死,得見樊君 笑未遲”。有以畫入詩的寫景之作,如《春曉》詩句:“南天三月日色紅,西雲東日 走雷風。雲奇意欲變虎豹,雨急勢已藏蛟龍。”是一幅春曉雷風雲雨的動態畫圖。 《亭午》則是著眼於靜的寫景之作,雖有“雨來”之動,然而“小池萍下黽,隔巷桑 顛雞”等詩句讓讀者有更深感受的是靜態之美。有涉及親情祭悼之詩,如《十一月 八日題(續龐氏女是日滿月示之)》《蕭元成制我裘(蕭君與簡同日丁外艱,服闋後亦 為我制裘)》對亡婦、亡父的思悼之情躍然紙上。從其藝術風格來看,有前人評品的 鑱刻奇警之詩,也有明白如話的樂府之作,讀《社日歎》,我們會感覺到它是出於一 位農民之口,辛勤耕作,願年年都有好收穫。《社日歎》吟道:“社公雨,打社鼓,去 年春社打鼓人,半作今年雨中土。今年有雨望雨好,去年無雨為雨苦。雨脈脈,雲油 油,犁硬土,鞭瘦牛,騎牛歸來飲社酒,酒薄天意厚。汝曹努力泥脚手,直到秋社禾熟  ① 商務印書館 1997,第 666 頁。 ② 《夢苕庵詩話》,齊魯書社 1986,第 195 頁。  10 時,一人一日飲三斗。莫説去年無,但願年年有。飲社酒,祝社公,先治腹飢後耳 聾。”所刪詩中之佳句亦可隨手拈舉,如上舉的“小池萍下黽,隔巷桑顛雞”、《詠 玉蘭花為黃寧度》中的“天放亭前眾芳歇,亭亭一樹凍疑折”、《月》中的“泠泠 閬風五銖薄,衣帶卷起滄波塵”都可稱為鑱刻奇警之筆。所刪詩對詩人的思想、創 作的瞭解認識也有一定的價值,如《遺名》的“自有同文世,非無獨行民”,《望 遠》的“和光容自晦,莊老爾吾師”,《其詹書堂夜中作柬蘇丈介》的“更喜東鄰孟 東野,年逾七十也詩狂”,都有助於我們對黎簡及其創作做進一步的研究。這些黎簡 “終不愜意,輒削去”之詩,從現今讀者的眼光來看,與其已刊之作幾有同等的價 值。這 19首輯出之詩也為今後進一步整理出版黎詩完帙以供學界研究做了补苴工 作。①     亞圖所藏,這類有研究價值之善本難以枚舉。      鑒於亞圖善本具有多方面的價值,為廣其所用,嘉惠學林,編寫書目提要很有 必要。我們認爲書目提要的内容既要包括傳統提要的各個方面,如作者、書名、卷 数、行款、板框、序跋、版本、刻寫繪印工等之外,還要盡可能詳細著錄存世情 況,②具有文獻價值之善本,則需要簡要揭示其内容。③傳統提要内容的作用是確定 傳統意義上的善本,詳細著錄存世情況是要體現善本的文物價值,揭示内容則是為 文史哲諸方面的研究提供津梁。     這些工作做起來並不容易,有些問題解決起來頗費時力。以下我們舉個曾經遇 到過的個案作爲本文之結。     亞圖有《左傳句解》之藏,王伊同先生《宋元明及舊鈔善本書目》著錄:“宋 板殘本,左傳句解,存卷首、卷一至二、二十九至三十一,共兩冊,宋朱申注釋, 劉瑞仁校正,半葉十三行二十三字,夾注字數同,有御史之章,季印振宜,滄葦季 振宜藏書,釋塵外諸印,新會譚鑣手跋,謂季子碩得之長安書肆。”     按:我們在著錄該善本存世情況時檢索《中國古籍善本書目》發現,其經部著 錄北京大學圖書館藏有:“《增修訂正音點春秋左傳詳節句解》,三十五卷,宋朱 申撰,元刻本,存三十卷(三至二十八,三十二至三十五)。”④[亞圖]卷首、卷 一至二、[北大]三至二十八、[亞圖]二十九至三十一、[北大]三十二至三十五,相 合正是完帙。根據這種殘存互補的情況判斷,亞圖與北大所藏當是散藏二處之一 書。但是,要確認這個判斷正確性,必得花時用力親閲北大之藏,除了這種確認之 外,還要花功夫考明二家之異著,即到底是宋版還是元刻。⑤當然,能將時閲三個 多世紀、地隔二萬餘里的殘分爲二之善本復綴為完璧,也是一樂。  參用文獻要目 王伊同: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宋元明及舊鈔善本書目,1959手寫本  ①  詳參管錫華、吳欣欣《黎簡詩集手稿及其自刪詩輯錄》,文載《中山大學學報》2008 年第 2 期。 ② 文首提及我們所撰寫的 1003 種書目提要在著錄存世情況方面花了很多功夫,應該基本上可以反映出這些善 本的存世狀況。 ③ 所見各書目、書志、提要之類著作,多不很注重揭示内容。 ④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9,第 246頁。 ⑤ 當窺得全豹之時,異著問題或可迎刃而解。  11 UBC亞洲圖書館:蒲坂書樓藏書書名索引,手寫本 中國古籍善本書目編輯委員會編,中國古籍善本書目,上海古籍出版社,經部 1989,史部 1991,子部 1996,集部 1996,叢部 1990 王重民:中國善本書提要,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 王重民:中國善本書提要補編,北京圖書館出版社,1997 紀昀總纂:四庫全書總目提要,中華書局 1965 上海圖書館編:中國叢書綜錄,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 施廷鏞:中國叢書綜錄續編,北京圖書館出版社,2003 臺灣省立臺北圖書館編:臺灣省立臺北圖書館善本書目,臺灣省立臺北圖書館 1968 國立故宮博物院編輯:國立故宮博物院善本舊籍總目,國立故宮博物院 1983 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系統編: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古籍善本書錄,中文大學出版 社,1999 香港大學馮平山圖書館編:香港大學馮平山圖書館藏善本書錄,香港大學出版社 2003 沈津:美國哈佛大學哈佛燕京圖書館中文善本書志,上海辭書出版社,1999, 葛思德東方圖書館編:普林斯頓大學葛思德東方圖書館中文舊籍書目,臺灣商務印 書館,1990 屈萬里:普林斯頓大學葛思德東方圖書館中文善本書志,屈萬里全集(13),聯經 出版事業公司,1984 賈貴榮輯:日本藏漢籍善本書志書目集成,第 1冊至第 10冊,北京圖書館出版社 2003 大陸各省市、大學、科研機構圖書館善本目錄以及各圖書館網路資源,不細列

Cite

Citation Scheme:

    

Usage Statistics

Country Views Downloads
Canada 10 0
China 4 35
Hong Kong 2 1
United States 2 0
Taiwan 1 0
City Views Downloads
Oakville 9 0
Beijing 4 17
Central District 2 1
Unknown 2 0
Sunnyvale 1 0
Ashburn 1 0

{[{ mDataHeader[type] }]} {[{ month[type] }]} {[{ tData[type] }]}

Share

Share to:

Comment

Related Items